<form id="fjtbp"><nobr id="fjtbp"><meter id="fjtbp"></meter></nobr></form>
        <address id="fjtbp"><form id="fjtbp"><meter id="fjtbp"></meter></form></address>

            <address id="fjtbp"></address>

            <form id="fjtbp"></form>

            <address id="fjtbp"></address>

              <form id="fjtbp"><form id="fjtbp"></form></form>

                <sub id="fjtbp"></sub>

                當我們談RICHARD MILLE時,我們談些什么?

                2022年09月07日 11:39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表家號 作者:安時間OnTime

                是一個已經有著500年歷史的古老產業,很多的結構與技術,很多的材質與工藝,都歷經數百年沿革,以鐘表領域三大復雜功能來說——陀飛輪、三問、萬年歷,每個的誕生都超過了200年。進入新世紀,各家品牌都在重復著經典、傳承、復刻……老實說,老把式玩不出新花樣,已經很少再有什么讓人覺得新鮮與新奇的東西了。

                但就是一個誕生于千禧年的年輕品牌,徹底打破了傳統制表業的刻板與沉悶,帶領大家見識到另一個截然不同的鐘表世界——哇!原來鐘表也可以這么玩!

                2001年RM 001陀飛輪腕表面世

                徹底改變了21世紀鐘表世界的格局

                以前我們認為陀飛輪是非常“矜貴”的,但這個品牌的陀飛輪卻可以佩戴在運動員的腕上去果嶺揮桿,去球場揮拍;在以往,我們認為腕表不是圓的就是方的,但這個品牌卻以符合人體工學的酒桶形異軍突起;在以前,雖然制表業也采用陶瓷、鈦合金、碳纖維、藍寶石水晶等材質,但基本上還是以不銹鋼或貴金屬為主流,但在這個品牌的一番神操作后,那些從前運用在航空界、賽車界、醫療界的創新材質源源不斷地從尖端實驗室移植到人們的腕際,色彩也變得如此斑斕,紅橙黃綠藍靛紫,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當今的制表產業顯得如此生機勃勃、大鳴大放,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品牌為市場投下的諸多重磅炸彈,在不斷解構傳統鐘表觀念并不斷重塑當代鐘表概念的同時,還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年產量大約5100只,卻在競爭激烈的鐘表市場中開辟出一條嶄新道路,躋身瑞士鐘表品牌出口額排名前十大,的確讓人嘖嘖稱奇。它是誰?它就是近些年十分火爆的RICHARD MILLE。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就讓我們來談談RICHARD MILLE。

                速度與激情,

                RICHARD MILLE要打造“手腕上的一級方程式”

                而當我們談RICHARD MILLE時,

                我們談些什么?

                有三個關鍵詞。

                首先是大膽突破。

                我們可以在RICHARD MILLE身上加諸大膽、前衛、創新、突破、標新立異、特立獨行、敢為人先、與眾不同……這些種種形容詞,都表明著RICHARD MILLE要走著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路。

                在RICHARD MILLE之前,沒人能想過腕表還能這樣玩

                RM 25-01冒險家史泰龍陀飛輪計時碼表具備野外探險求生的所有功能

                比方說在材質方面。我們知道在材料科學如此發達的今天,不斷有新穎、高效的新材質被研發出來,它們或被用于航天、航空事業,也被用于汽車、醫療領域;當然,還有鐘表制造業。這些聽上去神乎其技、非常玄妙的材質,究竟能為時計帶來怎樣的變革?

                RICHARD MILLE在高尖材質的運用上一向扮演急先鋒角色,在它的作品里時不時會出現嶄新的高科技物料——ARCAP合金、Cabon Nanofiber(納米碳纖維)、ALUSIC?合金、Phynox?合金、LITAL?合金、五級鈦合金、氮化硅、Anticorodal 100、ATZ 陶瓷、TZP陶瓷、Carbon TPT?碳纖維、Quartz TPT?石英碳纖維、TiAl鈦鋁合金、Graph TPT?石墨烯碳纖維、TitaCarb?高性能聚酰胺、瞬閃燒結技術打造的金屬陶瓷……洋洋灑灑,這是一堂深奧的物理加化學課。

                RM 50-03 McLaren F1 超輕雙秒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

                2017年日內瓦表展,品牌推出充滿賽車元素的RM 50-03 McLaren F1超輕雙秒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連同表帶重量不足40克,堪稱史上最輕的機械計時碼表。當年我試戴過這枚腕表,對于它的輕真是驚呆了。腕表材質除了鈦合金和Carbon TPT?碳纖維,還引入全新材料Graph TPT?石墨烯碳纖維。

                Carbon TPT?碳纖維的TPT是指薄膜夾層加工技術,將眾多碳纖維按照一定方向排布,然后用樹脂等黏合劑高溫、高壓緊密合成一體,然后再以不同角度層層鋪疊緊實,這樣得出的碳纖維堅固、質輕、耐用,而且表面會呈現不規則的紋路,讓每枚腕表的外觀都獨一無二;Graph TPT?石墨烯碳纖維材質所使用的樹脂粘合劑即為石墨烯。

                石墨烯2004年才被發現,被視為“未來革命性的材料”,發現它的科學家還獲得了2010年諾貝爾物理學獎,RICHARD MILLE 2017年就將其運用于腕表制作,真的是走在制表業的前列。

                使用Carbon TPT?碳纖維是為了追求堅固且輕盈,RICHARD MILLE對于輕的追求異常執著。我們知道,在表殼材質的重量方面,由重至輕依序為鉑金、18K金、精鋼、陶瓷、鈦合金、碳纖維,碳纖維是最輕的,雖然RICHARD MILLE也使用貴金屬、陶瓷與鈦金屬來制作腕表,但主打的還是Carbon TPT?碳纖維碳纖維。在RICHARD MILLE,這種材質不但可以打造表殼,甚至還成為了機芯底板。

                這就是RICHARD MILLE重量最輕的腕表?答案顯然不是,RM 006不含表帶重42克,RM 67-02重量32克,RM 009不含表帶重29克,RM 027含表帶僅重不到20克,之后的RM 27-01再接再厲,連同表帶在內重量僅為18.84克!

                RICHARD MILLE一次又一次地證明,在不犧牲效率和精準度的前提下,完全有可能實現重量上的顯著減少,將技術、性能與實用方面結合在一枚腕表之內。特別是RM 027系列,更由西班牙網球天王納達爾(Rafael Nadal)親身披掛上陣測試,要知道RM 027系列全是陀飛輪腕表啊!在歷經賽場上突然性的極度移動和沖擊,RM 027系列陀飛輪腕表證明了其驚人的抗震、持久、耐操性能。

                經過10年的長期合作,RM 38-02 Bubba Watson陀飛輪腕表是品牌和美國高爾夫名將巴巴·沃森共同開發的第三款陀飛輪腕表。

                在這些表款里,我們看到了RICHARD MILLE的三大突破,一是材質上的突破,二是突破了腕表是“嬌貴”的傳統觀念,是可以讓納達爾戴著去爭取大滿貫冠軍、讓巴巴·沃森(Bubba Watson)戴著去打高爾夫、讓菲利普·馬薩(Felipe Massa)戴著在F1賽道疾速狂奔……。最后,它還突破了消費者的觀念——誰說太輕的腕表不是奢華腕表?讓多少精英消費者開始迷戀起RICHARD MILLE那些結合了頂尖技術的超輕表款。

                但除了黑色,碳纖維表款還能有其他的顏色變化嗎?那就不得不提RICHARD MILLE于2015年開始使用的Quartz TPT?石英碳纖維,這是將石英晶體熔融拉絲制成纖維,鋪展成薄層,再將薄層以45度角交錯堆疊,在高溫高壓下成形。石英纖維質地堅硬、耐高溫,且不受電磁波影響,不但標榜著RICHARD MILLE一貫的超輕、超硬主義,還帶來了豐富的色彩——紅、藍、黃、橘、綠、白、粉。

                RM 67-02超薄自動上鏈腕表共有四種配色,

                分別代表著與其合作的四位體壇名將各自國家國旗的顏色

                材質上的突破,絕不是為了搞噱頭,為的是實現極限的功能性,超輕的重量讓腕表在腕際毫無垂墜感,也大幅降低腕表遭受激烈碰撞時對機芯的沖擊程度。而且它堅硬耐磨,記得我在參觀RICHARD MILLE工坊時,就曾拿著鐵錘對著Carbon TPT?碳纖維表殼一頓猛敲暴擊,結果表殼依然完好無損。

                而實現了超輕、超堅固、超耐用之后,RICHARD MILLE并未自得意滿,緊接著向超薄發起了“極限”挑戰。之前,RICHARD MILLE在超薄的表現上也頗為亮眼,在品牌的超薄艦隊中,有矩形的RM 016、圓形的RM 033,以及酒桶形的RM 67-01。這些超薄腕表有別于品牌粗獷豪邁的運動風,帶來更貼近生活方式的時尚優雅。而今年的一枚RM Up-01 Ferrari腕表,震驚了所有的人!

                RM UP-01 Ferrari腕表結合了Ferrari與RICHARD MILLE對卓越、精準、可靠和創新品質的共同追求

                自2021年初確立長期合作伙伴關系后,無論是Ferrari的車迷還是RICHARD MILLE的表迷都在期待著雙方強強聯手的成果,而RM UP-01 Ferrari腕表果真沒讓人失望,以1.75毫米的厚度打破腕表的超薄記錄,而且為了確保腕表在任何環境下都能保證抗沖擊能力,保留了將機芯組裝在表殼內的傳統結構,而非采用底蓋兼作底板的結構;并且,時分針竟然做到了同軸!老實說,可以用神乎其技,嘆為觀止來形容了。

                RM UP-01 Ferrari腕表打破機械腕表超薄世界記錄

                How dare?竟敢如此大膽,大膽到令人覺得匪夷所思,大膽到讓眾多品牌望塵莫及,大膽到讓消費者徹底改變了對待腕表的傳統刻板印象。而在每一個大膽的決定背后,依靠的只能是:實力、實力,還是實力!

                其次是極致考究!

                如何做到極致考究?我就舉5個例子吧!

                RM 72-01 Lifestyle計時碼表機芯底板和橋板由五級鈦合金打造

                1. 由五級鈦合金打造機芯底板和橋板:

                這種以90%的鈦、6%的鋁和4%的釩打造的硬質合金性能卓越,能確保齒輪傳動系統的流暢高效運作,并具有優異的生物相容性和抗腐蝕性。但在一般以銅或是貴金屬來制作機芯的主流下,用鈦合金簡直就是“自找麻煩”,大大提高了制作的難度與生產成本。但為了極致的品質,RICHARD MILLE堅持這么干。

                2. 符合人體工程學的表殼造型:

                每款RICHARD MILLE腕表的弧形輪廓能服帖任何粗細的手腕,佩戴起來格外舒適。但這種刻意設計的曲率在制作的每個階段都非常耗時,包括前期制作、生產和加工修飾,而且對最終品質控管的要求也特別高。單是加工表殼的過程可能就要長達數幾個月的時間,而且需要數百道操作工序。而在表殼的組裝過程中為更好地控制螺絲扭矩,從而不受拆裝工序影響,也較不易老化,采用的是五級鈦合金花鍵螺絲,這又是另一個因為要做到極致的自虐表現。

                3. 可變幾何結構擺陀:

                如果你是運動狂魔,時常揮動的手臂會加速腕表的發條上鏈,導致走時加快;反之,你是長期靜坐工作或閱讀的佛系人士,那么缺乏運動的腕表發條旋緊上鏈的作用力不足,導致走時變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RICHARD MILLE在機芯內融入可變幾何結構擺陀,通過調節在自動擺陀上的兩個可移動砝碼,根據配戴者的活動習慣來有效調節主發條的上鏈力度。

                RM 35-03 Rafael Nadal自動上鏈腕表佩戴者可以自行調整擺陀的幾何結構

                但對這種可變幾何結構擺陀進行調整時須經專業制表師之手,而新一代RM 35-03 Rafael Nadal自動上鏈腕表引入的全新蝶形自動擺陀,則允許佩戴者自己調整擺陀的幾何結構,依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運動狀態來改變機芯的上鏈速度,除了實用,也更具趣味性。這就像駕駛汽車一樣,可以選擇啟用或關閉運動模式,讓車輛在城市駕駛與賽道競速模式間切換,非常神奇。

                RM 037白色陶瓷自動上鏈腕表搭載品牌第一枚自制機芯CRMA1,3時位置為功能顯示視窗

                4. 功能顯示器:

                腕表的表冠有時有好幾個擋位,要記住第幾擋是上鏈,第幾擋是調整日期,第幾擋是調整第一時區或是第二時區時間……真是挺麻煩的。RICHARD MILLE想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那就是功能顯示器,就像是汽車的變速排擋桿一樣,只要將表冠拉出,功能指示器的指針便能顯示當下的模式,W代表上鏈,D代表日期設定,H代表時間設定。

                5. 快速旋轉發條盒:

                該發條盒轉動一圈僅需6小時,而非7.5小時,可大大減少主發條粘附現象,性能得到加強,提供更理想的動力儲存、性能及穩定性比率。

                為了做到極致,RICHARD MILLE對表款性能的方方面面都經過深思熟慮,提出各種解決方案,上面只是隨手列出的幾個例子,在RICHARD MILLE腕表里還隱藏了更多的秘密——預防腕表過度上鏈的扭矩限定表冠、漸進反彈功能發條盒棘爪、發條盒齒輪及中央輪采漸開線齒形、可變慣性無卡度游絲擺輪、優化齒輪齒形設計、鋼纜懸吊式機芯裝置、飛返計時碼表的擺動小齒輪專利裝置……例子不勝枚舉。

                RM 72-01 Lifestyle自主機芯計時碼表,搭載品牌第一枚計時碼表機芯,其飛返計時碼表功能的擺動小齒輪專利裝置,有效降低機芯厚度,計時功能啟動時也不影響動力儲存

                而對于任何一項零部件與結構的優化,在研發與測試階段無疑要投入大量的財力、人力與時間,也不斷推高著成本。但品牌創始人Richard Mille說:“我想設計出全然創新的產品,打破風行一時的經典風格,并始終堅持一個原則:為了成果而在所不惜。”

                好一個在所不惜!這幾年聽品牌高層反復提及好幾次,當RICHARD MILLE要研制一枚新表款時,從不先預設給多少預算,成本并不設定上限,而是大家放手去做,待一切做到有完美結果后,再總結所花費用,用以評估腕表定價。RICHARD MILLE的貴,有它的道理。

                最后是領袖魅力!

                總是有著大膽突破的想法,不走尋常路,而且絲毫不肯妥協,緊盯每處細節,將想法落實到極致完美,這樣的人,自然具備天生的領袖氣質。這就不得不讓我們來認識一下Richard Mille先生。

                Richard Mille先生著迷于速度、技術與設計

                在五十而知天命之際,Richard Mille先生決定要創立屬于自己的鐘表品牌,這可不是他一拍腦門的沖動決定,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已經在多家腕表和頂級珠寶品牌中累積了數十年的豐富經驗。但這還不夠,還必須加上他對技術的深切著迷,對設計的卓然品位,對賽車的熱烈喜愛,以及在陸、海、空領域挑戰速度極限所體驗到的快感……他要打造能真正滿足個人期望的腕表。

                Richard Mille先生說:“我很久以前就希望推出自己的品牌,建立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全然不同于傳統的營銷策略。我的目標是在高端腕表行業中,創立一個嶄新、先進的奢侈品市場細分,而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它會開創何種局面。”

                經過多方運作,憑借多年來累積的人脈,以及一些行業內志趣相投的頂尖人物鼎力相助,2001年,RM 001陀飛輪腕表誕生了,符合人體工學的酒桶型表殼設計,點綴與眾不同的花鍵螺絲和引人側目的六位數定價,很快的,RICHARD MILLE這一新興品牌獲得整個高端腕表市場的矚目。

                迄今,RICHARD MILLE已推出約100款腕表作品,每一款的設計和制作仍秉持著Richard Mille先生創作第一款作品時所懷抱的熱忱和毫不妥協的堅持。而圍繞在品牌周圍的人——品牌摯友與粉絲擁躉,也同樣具備著領袖氣質。

                西班牙網球天王納達爾

                納達爾,在去年的法網公開賽上捧起了自己的第22座大滿貫冠軍獎杯,成為大滿貫冠軍數量最多的男子網球選手;來自法國的賽巴斯蒂安·勒布(Sébastien Loeb)曾9度獲得世界拉力錦標賽冠軍,這項了不起的成就讓他早已成為傳奇;同樣來自法國的車手塞巴斯蒂安·奧吉爾(Sébastien Ogier)是另一位極為出色的拉力賽車手,去年11月,他剛剛斬獲自己的第8座WRC總冠軍獎杯,將向賽巴斯蒂安·勒布發起沖擊;阿諾·杰拉德(Arnaud Jerald)你肯定沒聽過,但他卻擁有顯赫的頭銜——自由潛水世界紀錄保持者,2021年在巴哈馬藍洞成功下潛至117米。

                自由潛水世界紀錄運動員阿諾·杰拉德

                RICHARD MILLE腕表從來都不是繡花枕頭,是真正可以佩戴在運動員的腕際一同邁上賽場的——無論是高爾夫球場、網球場、馬術場、田徑場、滑雪場、足球場、擊劍場……當然還包括風馳電掣、充滿速度與激情的賽車場。F1賽場上,有兩支RICHARD MILLE合作的車隊在賽道上演速度與激情:邁凱倫F1車隊和法拉利F1車隊。

                但RICHARD MILLE的世界可不光僅是運動,其摯友中不乏著名的作曲家、舞蹈家、演員、歌手、制作人、設計師,其合作對象甚至還包括推廣當代藝術的阿布扎比盧浮宮、巴黎東京宮,以及阿聯酋航空車隊、巴黎大腦研究所、空中客車公務機,五花八門,精彩紛呈。他們因RICHARD MILLE品牌基因中的大膽、極致與冒險精神而凝聚,野心勃勃,斗志昂揚,要向更好的自己發起挑戰!

                從品牌創始人、摯友與合作伙伴身上流露出的領袖氣質,讓RICHARD MILLE自帶非凡魅力,也自然而然地吸引了一批同樣具備領袖氣質的藏家與玩家。我們無需具體地去描摹這個金字塔頂端群體的形象,但希望這群以RICHARD MILLE作為身份認同的族群,能依靠自身的大膽創造與極致考究,為社會、為人類做出更多更正能量的貢獻。

                聲明: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表家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觀點。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為本文評分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最新評論

                Rodne
                Rodne

                買不起,紫薯紫薯

                2022-09-07
                00 00

                表家號

                安時間OnTime
                已發表 242 篇作品

                James An與你分享30年高端生活領域的所見所聞所感,作為傳統媒體界的一名老大哥,也有過不少輝煌的名頭,如臺灣版《GQ》《Esquire》雜志總編輯,以及《itTime國際精表》《VLIFE》等精品雜志編輯總監。

                TA的更多文章 >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 更多
                格鲁竞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