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jtbp"><nobr id="fjtbp"><meter id="fjtbp"></meter></nobr></form>
        <address id="fjtbp"><form id="fjtbp"><meter id="fjtbp"></meter></form></address>

            <address id="fjtbp"></address>

            <form id="fjtbp"></form>

            <address id="fjtbp"></address>

              <form id="fjtbp"><form id="fjtbp"></form></form>

                <sub id="fjtbp"></sub>

                以瓷藝,解構高級制表之美

                2022年09月06日 10:57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表家號 作者:盧曦采訪手記

                17世紀的荷蘭畫家維米爾有一幅畫作《在一扇打開的窗戶前看信的年輕女子》,畫面中有一個盛滿水果的瓷盤。

                這件中國風情的青花瓷盤,是大航海貿易時代的一種符號。這幅畫以其蘊含的世界性,出現在講述那個時代的書籍和紀錄片中。

                維米爾畫作《在一扇打開的窗戶前看信的年輕女子》

                加拿大漢學家卜正民在書里寫道,那時,荷蘭商船頻繁前往中國開展貿易,一艘名為“白獅號”的商船意外沉沒于南大西洋。1976年,探險家從海底破碎船身下的淤泥里找到了數千件中國明代瓷器。

                如果當年商船平安抵達,這些瓷器可能早已消失在了歲月里,卻因為意外完整地留存下來,如今成為阿姆斯特丹荷蘭國立博物館中的藏品。

                維米爾最著名的作品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2021年,一位神秘腕表收藏家見到了他在瑞士高級制表品牌江詩丹頓定制的閣樓工匠“致敬約翰內斯·維米爾”懷,背面正是以琺瑯繪制的這幅作品。

                江詩丹頓 Les Cabinotiers 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表“致敬約翰內斯·維米爾”

                瓷器、油畫、腕表,是藝術和工藝將不同時空的角色聯系在了一起。

                01

                今年8月的一天凌晨,趁太陽還未升起,攝影師在上海南京西路拍下了靜謐中的一面櫥窗。

                江詩丹頓邀請青年陶瓷藝術家辛瑤遙,以瓷片為筆墨,創作了一幅“解構之美:天圓地方”主題的櫥窗。天光亮起,漸漸稠密的路人駐足打量這幅玄妙的畫面。

                江詩丹頓上海南京西路旗艦店櫥窗

                一片片纖薄通透的瓷片,疊化為方中有圓的圖形。在北京和上海兩家江詩丹頓旗艦店的櫥窗里,辛瑤遙分別在畫面中心創作出仙鶴和燕子。

                鶴寓意長壽、富貴和美德,燕子是吉祥的象征,在中國文化中都是祥瑞之兆。

                櫥窗圖案以彩色瓷片創作

                飛鳥背景中的竹林,由漸變銀釉工藝制作而成,呈現出微妙而豐富的色澤。羽毛形狀瓷片拼接而成的方形,細膩的紋理就像江詩丹頓腕表上的日內瓦波紋。

                以現代的手法表達中國古典意境,85后的辛瑤遙在陶瓷世界里已經浸泡了十幾年。畢業不久,她就已經獲得過德國紅點產品設計獎和IF產品設計獎。

                藝術家辛瑤遙

                她創作的“無骨宣紙燈”,將宣紙片打濕,完全覆蓋在吹起的氣球上,創作出猶如藤蔓覆蓋的紋理,這件作品受邀參加了2010倫敦設計節Tent London設計展。

                2011年,辛瑤遙搬到景德鎮,住了下來。從此埋首于陶瓷藝術創作,不問窗外事。明代官方史書《明實錄》曾記載,朝廷讓“饒州”也就是今天的景德鎮、以及“處州”即龍泉燒造宮廷用瓷器,可見這兩地陶瓷工藝水平之高。

                《卷宗Wallpaper*》不久前在景德鎮采訪到了辛瑤遙。她過著簡單重復的生活,上午11點開工,晚上11點回家。在工作室里,她每天循環往復地拉坯、施釉、燒窯……樂在其中。

                在個人介紹的最后一頁,她很酷地寫下一句:“看作品,不看簡歷”。

                辛瑤遙以瓷片創作燕子,致敬江詩丹頓“解構之美”

                不同于出生于景德鎮的陶瓷世家傳人,但有出色的工業設計專業功底,辛瑤遙因此得以突破思維定勢,賦予陶瓷煥然一新的風采。

                她以陶瓷創作的幾何系列,強烈的線條感與奪目的色澤,讓人一見難忘。

                這些作品的釉料很多都是她自己摸索嘗試出來的,比如克萊因藍釉、漸變銀釉、漆器質感紅釉與黑釉,以傳統為根基,展開大膽的創新。

                這一次與江詩丹頓合作櫥窗,辛瑤遙選取鳥、竹林,將中國古典意象解構。一片片瓷片遠看是有節奏感的像素,走進觀察,表面是漸變的美妙色彩,彼此相似,而又有微妙的差異。

                從宏觀到微觀,將豐富的故事性融于精妙的工藝,用現代的手法表達深厚的歷史與文化。

                02

                江詩丹頓選擇“解構之美:天圓地方”為主題,表達的是中國傳統的宇宙觀。與陶瓷藝術的結合,源自諸多共性。

                陶瓷的制作需要運用旋轉之力,作品的輪廓常常為圓形,恰如“天圓”。陶瓷是大地的藝術,陶土取自大地,歷經多道工藝成型、上色,直至出落出美麗的形體,恰如江詩丹頓制表大師對工藝的潛心追求。

                “天圓地方”在華夏文化中的源頭可以追溯到《易經》,天為乾,地為坤。古代祭祀是國家大事,古人以內圓外方的琮和環狀的璧作為祭祀的禮器。

                歷代帝王都篤信這一點,他們將祭祀上天和大地的場所分別建成圓形和方形,這兩種祭壇被分別稱為“圜丘”或“ 圓丘” ,“ 方丘”或“ 方澤”。

                大約出現于公元一世紀的《周髀算經》里寫道:“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

                江詩丹頓“解構之美:天圓地方”主題櫥窗中“方中有圓”

                ?漢文獻《大戴禮記· 曾子天圓》記載,春秋時期,一位名叫單居離的人向孔子的學生曾參問道:“ 天圓而地方者,誠有之乎?” 曾參的回答是:“如誠天圓而地方,則是四?之不掩也。”

                在漫長的歲月里,“天圓地方”演化為一種方法論。很多古代典籍都記載了當時最有才學的人對“天圓地方”的思考。

                一代代傳承而下,中國古代文人面對具象事物時,往往自然忽略其紛繁復雜的表象,而關注其內在的哲學。

                與之相對應,古人還認為“天動地靜”。《莊子· 天道》說:“其動也天,其靜也地”。“天圓”象征周而復始的運動和變化,“地方”則代表著靜止和穩定的狀態。

                三國時還有一種說法:“物有圓方,數有奇偶。天動為圓,其數奇。地靜為方,其數偶。”

                簡言之,“天圓地方”代表著中國古代哲學,與陰陽學說相對應,陰陽平衡、動靜互補,無形中影響了中國人的行為處事。中國人講究政治上“外儒內法”,為人處事上“外圓內方”。

                “天圓地方”也成為一種設計理念,在中國古代建筑、錢幣上不難發現——天壇與地壇、方孔圓錢。中國文化、哲學與科學,成為和諧統一的系統,彼此呼應,聯系轉化。

                對東方傳統文化的鉆研逐漸成為江詩丹頓的一種習慣,在解讀時絕不流于表面,而是追求內在哲學精神的契合。

                2021年,江詩丹頓從中國傳統的玉文化出發,為中國市場專門創作了高復雜功能限量款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陀飛輪腕表,表達君子“比德于玉”之意。

                以“君子如玉”為靈感的江詩丹頓 Traditionnelle 傳襲系列陀飛輪中國限量款腕表

                陶瓷是中國的一種代名詞,中國人不僅愛陶瓷的美,更賦予其品格。唐代詩人皮日休曾寫道“圓似月魂墜,輕如云魄起。”贊美瓷器的晶瑩圓潤、清雅飄逸。

                陶瓷中的青瓷釉色如玉,象征著不入流俗、冰清玉潔的品格。而白瓷如雪,象征清白為人,出淤泥而不染的氣節。

                陶瓷蘊含的工藝價值與江詩丹頓始終追求的極致制表工藝有諸多相通之處。陶瓷工序中包括“燒窯”環節,過程長達一晝夜,溫度則高達1300度,需要精心測看火候,掌握窯溫變化,決定停火時間。

                這一過程與江詩丹頓制表工藝中的琺瑯燒制過程極為相似,高溫帶來脫胎換骨的變化,而操作過程需要豐富的經驗、耐心和精準度。

                江詩丹頓精湛的琺瑯工藝表盤

                江詩丹頓對東方文化的研究深入不同層面,幾乎每一年都會推出中國市場專屬腕表。2019年,江詩丹頓以“青青子衿”為靈感,創作了煙青色中國情人節限量款腕表。

                今年,江詩丹頓把中國華服文化中的“披帛”融入腕表設計,特別為中國市場創作了一枚女性專屬腕表。

                03

                辛瑤遙以小巧纖薄的瓷片,解構了竹林鶴燕的東方意象,櫥窗中呈現不同大小和色彩的方塊圖形,其中蘊含著許許多多的圓,以“方中有圓”隱喻“天圓地方”,對東方文化有了解的人,能讀出其中的“不簡單”。

                江詩丹頓每年都有一個“年度主題”,今年是“解構之美”,我們可以從每一個細節之中看到制表工藝之細膩,而各種細節又構建起高級制表整體之美。

                理解江詩丹頓的“解構之美”,以鏤雕工藝呈現的江詩丹頓縱橫四海腕表是絕佳案例,鏤雕大師高超的技藝將機械質感解構成細微的線條、通透的光影,而這些細膩線條組合在一起又構建出一枚高級制表如建筑般的宏偉和雄渾美。

                江詩丹頓 Overseas 縱橫四海系列鏤雕陀飛輪腕表

                8月,江詩丹頓在上海展出了12枚珍貴古董表,進一步展示“解構之美”。江詩丹頓對工藝極為嚴苛,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用目鏡放大觀察,人們可以觀察到表盤上的機刻雕花圖案、鑲嵌珠寶的分鐘刻度圈、馬耳他十字造型表鏈鏈接,以及陀飛輪框架上指示秒鐘的藍鋼螺絲,還有琺瑯畫作中人物豐富的表情與動作。

                來到上海的作品中有一件深受表迷關注,面具主題的“日本面具”腕表,以金質雕刻鑲貼工藝刻畫出日本面具,不僅精細還原其原有的形,連佛像上歲月留下的斑駁痕跡也被濃縮于盤面。

                更精妙的是,這枚腕表的藍寶石水晶表盤上書寫了富有哲理的短詩,環繞著表盤中心的面具。處處精微,細節之中見宇宙。

                江詩丹頓 Métiers d'Art 藝術大師系列 Les Masques面具 “日本面具”黃金腕表

                另一件值得關注的作品是無限宇宙主題的“騎士”腕表,細工鑲嵌工藝大師運用黃金和珍珠母貝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材質,創作出令人叫絕的圖案。他們先雕琢出每個騎士的形象,然后猶如拼圖般在黃金底盤上將它們仔細拼接出來。

                “黃金騎士”和“母貝騎士”不同部位恰好嚴絲合縫地契合在一起,彼此沒有縫隙。讓人一時眼花繚亂的解構圖形,一張帶有數學和幾何美感的奇妙盤面。

                古董表展窗外的櫥窗里,以陶瓷解構東方哲學,江詩丹頓將品牌沉淀與中國文化相融合,共同創造出具有現代感的藝術作品。

                這也讓人自然想起2019年江詩丹頓與盧浮宮開啟的合作關系,以館藏文明寶藏為靈感,江詩丹頓陸續創造出令人驚嘆的杰作。

                不同技術與工藝一同構建了高級制表之美,在江詩丹頓你可以看到匠心與歷史。

                識別二維碼,預約上海南京西路旗艦店

                探索江詩丹頓“解構之美”

                聲明: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表家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觀點。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為本文評分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最新評論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 更多
                格鲁竞技平台